您的位置:主页 > 政务要闻 >

莫因父辈“局限性”而放弃自身“可能性”

近段时间,北大才子王猛(化名)与父母决裂的新闻引起广泛热议。这不难理解——套用普通大众的想象,北大才子王猛理应早已扬名立万、衣锦还乡,为家乡父母脸上贴金增光,而他却发布“万言书”控诉“自己眼中”父母的种种不是,而且12年没有回家过年,十分决绝地与亲生父母断绝了关系。这种违背常理的剧情,实在是具有十分强烈的戏剧冲突性。正如曹禺先生的名作《雷雨》一样,总是会强烈地刺痛人们的神经。

细细阅读王猛的“万言书”,会发现王猛与父母“缔结”的隔阂、矛盾,实则是作为普通人的父母与之因为一系列琐碎小事造成的小心结,因为长时间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纾解而“积非成是”。王猛父母不经意的或者不在意的教育方法,在“天资聪慧”而敏感的王猛看来,是处心积虑、冷酷无情的打压、控制。这就很容易将父母出于望子成龙心理而摆出的强势、严肃面孔,片面地过滤掉其中的发乎天性却又苦心克制的爱子之情,结果只剩下了自私无情、对自己漠不关心等等恶劣印象。一旦王猛因为毕业后的事业屡受挫折,从而对自己的人生存在产生严重怀疑的时候,他就很容易把这种结果倒推原因至早年的经历,从而认为自己人生挫折乃至人生悲剧的起因,正是在于父母不合格的育儿经。

从心理学角度来看,王猛把自己内向、自卑这些性格弱点导致的人生悲剧归罪于父母身上,不少人也认为这是他逃避自身责任的“甩锅”作法,但绝非是无的放矢,王猛父母家教弊端也十分明显,他们“背锅”也算不上是完全的平白蒙冤。对王猛有现在这样的心理,在责备其心理过于脆弱、对父母过于冷血的同时,一定程度上也应报以同情之理解。

就从普通人的社会同理心来说,子女与父母无话不说,如同知心朋友,固然是喜闻乐见的美事一桩。子女与父母相处,感情、责任一样都不可分割,在两代人相处出现隔阂、嫌隙的时候,一些个人主义思想强烈的子女,在为自己抱屈,发出“麻烦设身处地为我考虑”的辩护之言的时候,不妨更多地设身处地为“脱离时代”的父母考虑一二,即使是在真正坐实他们不乏历史局限性的时候,也该对他们给予“同情之理解”,皆因这是时代演进中各种主观、客观历史条件综合导致的结果,他们本人对其自身局限性不自知,何况也非他们本心所愿。

子女一旦出现和父母看起来“无法调和”的矛盾,鲁迅先生的做法或许可以作为一种借鉴。青年时代的鲁迅先生对才子佳人红袖添香式的爱情满怀憧憬,当他被自己一直催婚的寡母鲁瑞谎称病危,从日本骗回老家的时候,他发现母亲已经替他做主包办了婚姻,面对这一“母亲给的礼物”,鲁迅不禁绝望、默默流泪,此后十多年心灰意冷地维持着有名无实的婚姻,却没有因而对“骗了”自己的母亲断绝关系,没有“十二年不回家过年”,依然侍母至孝,直至病故都没有放下为人子女的感情和责任。一贯横眉硬气的他,对待母亲自然而然地心肠柔弱,始终抱有“同情之理解”。

不过,回到现实,子女无论是否能够对相处矛盾的父母抱以“同情之理解”,生活都是向前看的,都不应该再拘泥和纠缠于父母给自己带来的人生局限性,而应积极地去追求属于自身这代的可能性,不要怨天尤人,尤其是抱怨父母限制了自己的发展,拖了自己的后腿。何况,在每个人身边,寒门出贵子、英雄不问出处的鲜活例子,都屡见不鲜。

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夫!人生短暂,每个人都该放下自己过往的历史包袱,在追求幸福人生的“可能性”上大步流星,奋楫中流。无论王猛最终作出哪种决定,“吃瓜群众”都应对他抱以“同情之理解”。毕竟,人生百态,各有选择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■邓小强